第五百六十一章评定

小说:农园医锦 作者:姽婳晴雨 我要报错
????最后的终极考核为期十天,考核条件比起前面来说,不知好上多少倍。每个药师都分配了一个院子,院子中有制药室,有休息室,还有小厨房。顾夜不禁扼腕——早知道把颜婶给带来了!

????已近深秋,顾夜苦夏的毛病好了之后,又是生龙活虎一“好汉”。花好平时跟颜婶学了些烹饪的皮毛,在自家姑娘的指点下,也能做出不错的美味。只要能吃得好,睡得饱,对顾夜来说别的倒没什么。

????青霉素需要把青霉放入培养液中培养七天,然后再进行溶解、过滤、分离等繁杂的工作。十天的时间显得很紧吧了,不能容一丝丝的失误。

????这一次,没有任何人提前出场。大药师是所有药师毕生的追求,不到最后一刻,谁愿意放弃?

????顾夜是最后一个上交考核成品的,所有的大药师汇聚一堂,神情极为专注,态度甚是重视。九位参加考核的药师,只有四位上交了成品,其他五位很显然制药失败了。

????参赛药师是要等考核结果出来后,才能离开考核场所的。前面有三位药师的作品需要评判,顾夜百无聊赖地坐在角落中,靠在月圆的肩膀上假寐。

????新药的评判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要准确判断它的药性,和临床效果。几位大药师,先进行第一轮的判断,又淘汰了两位药师的成药。一位药师的所谓新药,药效甚微,并无多大的作用。另一位则把百里大药师的一味丸药,改头换面呈了上来。说白了,就是仿品、赝品。不光没有新意,药效上也大打折扣。

????两位药师垂头丧气地离开后,顾夜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发现剩下的那位药师,居然是在入场处遇见的那位炎国药师。从他的表情上,倒看不出什么,有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。他身上似乎正在发生某种变化,一种她说不出,却能感觉到是像好的方向发生的变化。嗯……应该是大药师们身上拥有的独特气质吧?

????顾夜上交的是密封透明玻璃瓶,里面是清水一样的东西。无论在视觉、嗅觉上,都跟清水一般无二。大药师们犯了愁,甚至有人认为小姑娘哗众取宠,交的就是清水。

????百里云霁拿起那枚小小的玻璃瓶,轻轻晃动着其中的液体,问了句:“这就是能够治疗肺痨和花柳病的青霉素?”

????顾夜点点头。如果大药师让她现场验证自己交的确实不是清水,没有高倍显微镜,她还真不好操作。只能用临床实验这样笨法子来证明了。

????“这种药,你以前可曾用过?”无论是肺痨还是花柳病,都让人谈之变色,江大药师也忍不住拧起了眉毛,谨慎地问道。

????顾夜像是面对老师提问的乖宝宝,老老实实地点头道:“在衍城的时候,曾经治愈过一例肺痨患者。这件事在牛痘的试验阶段,我大哥——也就是褚少将军也是知道的。哦,应该可能上报了朝廷,皇上或许也知晓。我刚来?京城那会儿,有人请我给一个花柳病三期患者治疗,也是用青霉素治愈的。”

????黄大药师冷笑一声道:“肺痨可是会过人的病症。你可要想好了,不要为了急于求成,而害了大家!”

????顾夜抬眸看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道:“黄大药师,请问何为大药师考核的标准?”

????“自然是要做出一种全新的药物!”黄大药师板着一张脸,讥讽道,“连大药师的考核标准都不知道,还来参加大药师的终极考核?真是自不量力!”

????江大药师皱了皱眉,刚想说些什么,却被顾夜抢先一步开口道:“那,敢问黄大药师,何为新药?”

????黄大药师要是再不明白,这小姑娘别有它意,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了。他不知道臭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谨慎地斟酌了一下,才道:“自然是市面上没有的,全新的药品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你也说了,市面上没有的全新的药,才叫新药。那么怎么判断它是有效的呢?”顾夜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,继续道,“当然是找病人来验证了。黄大药师不给我验证的机会,就判断我急于求成、哗众取宠,是不是太武断了些?”

????“是,无论是肺痨还是花柳病,都是让人谈之变色的传染病。但是,不能因为此原因,就谈虎变色、因噎废食。相反,更应该寻找治愈之法,帮助患者解除病痛!如果身为药师的我们,都害怕了,退缩了,还有谁能解救他们?”顾夜侃侃而谈。

????黄大药师被她说得哑口无言。

????最终,几位大药师跟东灵国药师会的人商议了一下,在全京城的范围内找到了两例肺痨患者,一例花柳病患者。

????顾夜给两位肺痨患者诊了下脉,发现一个是因为肺炎引起的慢性病,跟肺结核的症状颇为相似。另一位则是典型的肺结核中晚期,瘦骨嶙峋,神情萎靡。

????其中一位的家属,简直把大药师们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跪在地上苦苦哀求:“求各位药神仙们,救救我男人吧,我给你们磕头了……”

????这位不到三十岁的妇女,显得尤为憔悴,为了给患病的男人治病,家中几乎能卖的都卖了,只求能换回他的一条命。可是,城里几乎所有医馆的大夫,都判了他的死刑。

????男人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,上有瞎眼老母需要奉养,下有五个孩子嗷嗷待哺。他要是没了,这个家的天就塌了!

????就在她陷入绝望的一刻,幸运突然降临到他们头上。寻到他们家的人说,大药会的终极考核中,有人制出了能够治疗肺痨的药品,需要一位肺痨患者配合临床验证,问他们愿不愿意。

????妇人根本没犹豫就答应了。就像快要淹死的溺水者,突然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哪怕最后的结果不尽人意,至少他们做了最后的努力。

????而另一位痨病患者,就没有这位妇人的男人那么幸运了。一确诊他患的是痨病,他便被家人扔到一个偏远的庄子上自生自灭。如果不是一位忠仆不离不弃,伺候他的三餐,只怕他没病死先饿死了。

????都说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”,他本来愿意相信“一夜夫妻百夜恩”的,可事实却给他重重的一击。

????他不甘心!他不能就这么死了,白白便宜了那个心思狠毒的妇人!他没有儿子,他打拼来的所有产业,不能就这么落入他人之手!他咳得肺疼得快要炸的时候,是这么提醒自己的。他几次昏厥,几乎以为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,也是这个信念支撑着他。他不能死,他要活!

????给他医治的大夫,跟他有几分交情。今日火急火燎地到庄子上,向他报告一个好消息——他的病,或许有救了!

????为什么加个“或许”?因为药师会需要一位患者,去验证一种新药的效果。虽然缠绵病榻,成为半死之人,大药会的事儿他还是知道的。看来,大药会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,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新的大药师产生。

????与其等死不如一搏,他被抬来了。可没想到,居然还有其他的肺痨患者,也被送了过来。另一位的症状,显然比他轻了许多。怎么办?他会不会再次被舍弃?难道他最后生的希望,就此要断绝?

????在顾夜的眼中,只要是患者,就应该有被救治的希望,就不应该被放弃。所以,当江师兄作为代表,询问她的意愿时,她斩钉截铁地道:“两个都留下!不用担心药品不够,我会提供后期所有治疗的药物的!”

????一句话,一个决定,救下了两条命,挽救了两个家庭。

????另外一个花柳病患者,也被收治。

????顾夜吩咐药师会的人,给这两类患者,分别布置了两个院子。细细向心存忐忑的护理人员们,普及了防传染的常识。当药师会的下人们得知,平日里只要稍微注意一些,是不会被传染的,才稍稍放下心来。顾夜本人和月圆,自然也是要留下来的。

????这两种病,都不是一撮而就的。尤其是肺病患者,治疗和恢复期长达半年以上。当然,大药师的评定,不会拖这么长时间的。

????一周过去后,无论是肺痨患者,还是花柳病患者的症状,都有了明显的改善。尤其是那位慢性肺炎的患者,输液一周后,不咳了,人也精神了,恢复情况良好。

????在古代,比较棘手的肺部疾病,都被归为肺痨。尽管有些人,只不过是简单的肺炎而已。那位患者的媳妇,一见到顾夜,就以恩人相称,恨不得跪下来给小姑娘磕几个响头。实际上,她也这么做了,却被顾夜给阻止了。

????那位中晚期的肺结核患者,顾夜除了给他注射青霉素,还配合服用了其他的药物,也明显看到了好转。花柳病患者亦然。

????终于,这次大药会的终极考核结果出来了。本次大药会,居然诞生了两位大药师——一位是经过顾夜“点拨”的炎国药师,一位自然是就顾夜本人了!


欢迎大家访问:开心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xbooks.com/book/91495/561/